好在你當的是大雄,可以懦弱,後悔,濫費時光…卻能在需要時從房間穿越粉紅門,拯救世界。

如果某個雜誌或期刊資料庫,準備蒐集分手時最令人對之無言、翻之白眼的託辭,你會想起學妹與你臨別前,知人論世針整段戀情所作總結──「學長,我覺得你真的很像大雄耶。」



if (typeof (ONEAD) !== "undefined") { 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 ONEAD.cmd.push(function () { ONEAD_slot('div-inread-ad', 'inread'); }); }





由於國民卡通《哆啦A夢》鐵粉橫跨數世代,一說起大雄其名諱,你輩自然聯想到那個總戴著圓框大眼鏡、著橘黃襯衫短褲白統襪,獃頭騃腦,無論是體育或功課永遠班上墊底,在學校拿滿手零分考卷,回空地被鄰家孩子霸凌的小學男孩日常。

你依稀學妹當時說這句話時,青春俏臉似笑非笑,有些輕蔑和世故,卻也略顯哀感而不捨,無暇童顏有如真空管裡閃燃擦亮的火芯。那個夜晚你們臨著熙攘市街,背景是閃熠熠霓虹看板和豔紅紅的煞車燈,整條市民大道高架橋的華麗夜景,宛如博物院裡那張全過濾器 水世界幅遼闊的清明上河圖。

但你怎麼會是大雄?你模稜迂迴揣測學妹的隱喻。是說這段關係裡你一無是處,還是指你將她當成了百呼必應的哆啦A夢,怎麼想都不太對啊,明明你才是那個朝晴暮雨,在酷暑寒天裡殷勤接送,閹割理性自願淪為工具人的機器貓才對吧?你想像的一幕幾乎是──學妹嫵媚嬌弱地跨進副駕駛座,你忙不迭掏翻著你的白口袋,伸出圓手那樣拿出滿足各種傲嬌需求的二十二世紀高科技道具。帶著外表貌似靜香,心智卻宛若大雄的學妹在城市逡巡,直到末世將至。

總之當時你怎麼想也難明其究。說起來大雄勉強算是故事的主角,但從各種定義來說,他都不算是一個值得驕矜,或孩童們選角色來扮演時會想到的箭垛型人物。

只是截彎取直、穿透更迢遠的光瀑回望,與那些熱血動漫裡,動輒就獲得天啟之超能的靈力忍術靈壓,隨意在超現實封絕空間裡施展出華麗體術、撥刀趕棒的超級英雄相比,大雄何其平常卻又何其秀異,他比什麼外表看似小孩智慧過於常人的小孩更童稚更愚拙,除了翻花繩與射擊之外再無長才,總是哭著找媽媽或哆啦A夢的男孩,在關鍵時刻卻又能與英姿颯爽地戴上竹蜻蜓,套上空氣砲,為了全人類全宇宙的衰亡圖存奮戰。

就你所知的作品爬梳,對大雄這個看似孬孬而人畜無害的迷人角色,給出最最辯證之體貼者,大概就鯨向海詩集《大雄》。其後還有一本系列作《A夢》,顯然鯨向海有意探索此漫畫的文本罅隙。在《大雄》後記,他點明了「大雄」這意象延異展開的漫漶水道,歧路亡羊、伽藍浮屠內裡的大雄寶殿,和哆啦A夢故事中的野比大雄,既神聖又易脆,既莊嚴又滑稽。至於豐田汽車廣告則找來妻夫木聰扮演大人版的大雄。多年後靜香仍對大雄的天真傻氣孜孜難以放心。

事實是二十二世紀生產了無數個貓型機器人,而每間小學教室可能都有一個靜香,一個胖虎,一個王聰明。但大雄終究是獨一無二的,好在你當的是大雄,可以理所當然懦弱,後悔,濫費時光,卻有在需要時一如國小四年級般勇敢,只消從自己房間穿越一扇粉紅門,就足以拯救世界。

所以你很想再借一次那台、從藍色狸貓四次元口袋掏出來、如今內建在大雄抽屜裡的時光機,回去那晚的市民大道旁,以國片裡特有的奔跑與嘶喊情節,對學妹大喊:當大雄不行嗎?

(中國時報)

創作者介紹

林志惠

xd31b3ernfq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